七魁星.

人头酒馆【叁】

     *私设
  *ooc预警
  *很久之前写的。
  *将军韩×老板叶
  *主要讲述故事,两个人的戏份可能会有点少。
  *渣慎
  *(描述恶心慎) 

       程五手腕一重,汗透了麻布的单衣。接过小老板递过来的窄刃尖刀,程五狠攥了攥粗糙的刀柄,抹了把脸。
       这杀人放火的事程五真是没干过,平时只是调戏调戏寡妇打打地痞流氓,那拿这刀去砍过人?
       不过这关乎自己脑袋的事儿,他也不敢多马虎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老板,我这腕子上的锁子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    “瞧您这话说的,能有什么意思?无非就是做个标记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标记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这小店可不做亏本的生意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搁在桌上,金子上还裹着一张薄薄的字据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陈三枪给了一锭金子让我酿酒,这钱自然是不够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他顿了顿,眼珠子动了动,把程五从头到脚扫了一遍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我要了他的右手和一双眼睛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叶修伸出右手双指指了指程五的眼睛,咧开嘴无声的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五爷也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吧?”
         程五狠狠地打了个哆嗦,一股怪异的愤恨自心底疯长。好你个陈三枪,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!你我平日里相敬三分,谁知道你这老小子心里憋的这种主意!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!
         “决定好了吗,五爷?”
         程五闻声抬眼,一咬牙,攥紧刀子点了点头。叶修也没含糊,朝里屋招呼一声,出来个穿着深色长衫的年轻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乔,给陈三爷沏壶茶,麻利送过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那伙计低低应了声,从柜子里拿出个拇指大小的瓶子,往冒着热气的茶里滴了几滴。
        程五紧紧跟着,穿过后院来到中堂,踌躇片刻,踢开了紧关的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 叶修摇摇头,弯身把太师椅搬回柜台后面,拿着小刀切一块方方正正的豆腐。他手唰唰的动,舌头无意识的伸出舔舔嘴唇,从远处看跟砍豆腐泄愤似的。半晌,他小心翼翼的把碎豆腐扒拉开,看着豆腐上骑马的小人儿发笑。
        说起来,那家伙也好久没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把刀插回架子里转转手腕,给豆腐撒上酱油葱花,还没等下筷子,突然门外咔嚓一声脆响,似是打碎了什么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“谁?”
         叶修蹙眉,伸手一双筷子从窗口打出,端过琉璃罩子把豆腐盖好,再整理整理领子袖口,慢腾腾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踱出门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是你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倒在地上那人止不住的哆嗦,筷子捅在头发里,擦过头皮火烧火燎的疼,半米远的地方碎了坛酒,一股奇怪的醇香洇散在空气中。叶修嗅了嗅,抬脚狠狠踩住了那人正欲拔下筷子的左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阿兴,小偷小摸我不容你,赶你走 ,你去投奔了程五爷我也没说要怪你。但你可知道你打碎的这坛酒什么来历?”
         阿兴,正是之前偷偷摸摸跟着程五过来的水葫芦。水葫芦之前一直跟着叶修做事,叶修这活计虽不少,但眼里也容不得半点沙子,偷鸡摸狗摸到自家头上岂能再忍?二话没说,俩月工钱全部没收,当夜把人撵走,再不许登门。这小子知道的不多,所以叶修才放心他在外游荡,可现在被听了窗户根子少说也要去掉一条舌头一双手,更何况打碎的那一坛即成的百日酒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已经起了杀心,他把筷子从水葫芦手里抢下来撅成两节并在一起,尖的一头对着他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“兄弟,对不住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闭了闭眼,甩腕狠狠一捅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喷溅的血液灼伤了手指,叶修的手疼的直发抖。他并不是狠心的人,所以他选择消耗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走吧,我希望你忘掉今晚所听到的一切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咬着牙把筷子从手掌中拔下来,捂着伤口站起。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你本就该死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水葫芦慢慢撑起身子,垂着脑袋,眼睛四处乱看。他向后错了几步,发现叶修没有要追的意思,心下大喜,急急转过身要跑,却被脚下的稻草绊住了脚步。叶修没再看他,转身慢腾腾的回到小店里,瘫在太师椅上发呆。
        好疼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用尚好的左手顺了顺被风吹乱的头发,脸贴在木桌上闭目养神。受伤的右手还没包扎,暴露在潮湿的空气中。
        程五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,他只看着眼前陈三枪暗暗发愁。
        他连人都没杀过,竟然一下子要把人的头砍下来。这速度让程五都有点心里发毛。
        “五爷,我们老板说让您快点,时间不多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,你走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穿深色长衫的年轻人第三次敲响了中堂的门,发现程五仍旧坐在椅子上,脸上也有点绷不住了,开口催促几句。
        程五看着桌上那锭金子还有字据,怪异的愤怒又从心底升上来,他眼眶有些火烧似的干热。程五觉得自己有些奇怪,不知那茶里是不是也有致人愤怒的药水。
        不能再拖了,程五想。
        他趁着这点火气还在,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,冲向陈三枪瘫倒的软榻。
        一切似乎又变得纯熟了。
        程五揪着陈三枪的脑袋向后仰,一刀就划开了突突跳动的颈动脉。口子还不小,血开了闸一样的涌出来,洇湿了单薄的床单。
        陈三枪似乎被疼痛刺激到了,猛地睁眼,双手乱抓,抓破了程五的胳膊。顿了顿,双眼一瞬间瞪大,伸手就掐住了程五的脖子。他很用力,掐的程五双眼暴突,脸色发紫,指甲几乎掐进肉里,血肉模糊。
       尽管如此,陈三枪还是因为失血过多松开了力道。胳膊软软垂下,一双眼睛瞪的很大,眼中布满血丝,嘴里还有咬的稀烂的半截舌头。
       程五脖子剧痛,舌头伸在外面大口大口倒着气,已是出气多进气少,手里使劲攥着那窄刃刀。半晌,程五晃了晃,砸在陈三枪身上,一命搭一命。

码的有点仓促了,下一章老韩应该就出来啦!
撒花!
明天放学我再修修!
晚安!
谢谢你们喜欢看酒馆!
鞠躬!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