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魁星.

(修改版)人头酒馆【叁】


  *私设
  *ooc预警
  *很久之前写的。
  *将军韩×老板叶
  *主要讲述故事,两个人的戏份可能会有点少。
  *渣慎
  *(描述恶心慎)

       程五手腕一重,汗透了麻布的单衣。接过小老板递过来的窄刃尖刀,程五狠攥了攥粗糙的刀柄,抹了把脸。
       这杀人放火的事程五真是没干过,平时只是调戏调戏寡妇打打地痞流氓,那拿这刀去砍过人?
       不过这关乎自己脑袋的事儿,他也不敢多马虎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老板,我这腕子上的锁子……是什么意思?”
        “瞧您这话说的,能有什么意思?无非就是做个标记罢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标记?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这小店可不做亏本的生意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搁在桌上,金子上还裹着一张薄薄的字据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陈三枪给了一锭金子让我酿酒,这钱自然是不够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他顿了顿,眼珠子动了动,把程五从头到脚扫了一遍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我要了他的右手和一双眼睛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叶修伸出右手双指指了指程五的眼睛,咧开嘴无声的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五爷也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吧?”
         程五狠狠地打了个哆嗦,一股怪异的愤恨自心底疯长。好你个陈三枪,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!你我平日里相敬三分,谁知道你这老小子心里憋的这种主意!真是狼心狗肺的东西!
         “决定好了吗,五爷?”
         程五闻声抬眼,一咬牙,攥紧刀子点了点头。叶修也没含糊,朝里屋招呼一声,出来个穿着深色长衫的年轻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乔,给陈三爷沏壶茶,麻利送过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那伙计低低应了声,从柜子里拿出个拇指大小的瓶子,往冒着热气的茶里滴了几滴。
        程五紧紧跟着,穿过后院来到中堂,踌躇片刻,踢开了紧关的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 叶修摇摇头,弯身把太师椅搬回柜台后面,拿着小刀切一块方方正正的豆腐。他手唰唰的动,舌头无意识的伸出舔舔嘴唇,从远处看跟砍豆腐泄愤似的。半晌,他小心翼翼的把碎豆腐扒拉开,看着豆腐上骑马的小人儿发笑。
        说起来,那家伙也好久没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把刀插回架子里转转手腕,给豆腐撒上酱油葱花,还没等下筷子,突然门外咔嚓一声脆响,似是打碎了什么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“谁?”
         叶修蹙眉,伸手一双筷子从窗口打出,端过琉璃罩子把豆腐盖好,再整理整理领子袖口,慢腾腾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踱出门去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是你啊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倒在地上那人止不住的哆嗦,筷子捅在头发里,擦过头皮火烧火燎的疼,半米远的地方碎了坛酒,一股奇怪的醇香洇散在空气中。叶修嗅了嗅,抬脚狠狠踩住了那人正欲拔下筷子的左手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小偷小摸我不容你,赶你走 ,你去投奔了程五爷我也没说要怪你。但你可知道你打碎的这坛酒什么来历?”
         这人,正是之前偷偷摸摸跟着程五过来的水葫芦。水葫芦之前一直跟着叶修做事,叶修这活计虽不少,但眼里也容不得半点沙子,偷鸡摸狗摸到自家头上岂能再忍?二话没说,俩月工钱全部没收,当夜把人撵走,再不许登门。这小子知道的不多,所以叶修才放心他在外游荡,可现在被听了窗户根子少说也要去掉一条舌头一双手,更何况打碎的那一坛即成的百日酒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已经起了杀心,他把筷子从水葫芦手里抢下来撅成两节并在一起,尖的一头对着他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“兄弟,对不住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闭了闭眼,甩甩手腕,狠狠往下扎。水葫芦吓得大叫,手脚胡乱扑腾,膝盖顶起踢中了叶修的后背。
        “别动!”
        叶修大惊,他原本没打算就这么扎下去的,可是离眼睛太近,这小子又折腾,叶修一下子手底下没了准。
       血液灼热,滴了水葫芦一眼睛,双眼红彤彤的一片。一翻眼皮,就这么直挺挺的晕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 叶修拔下手掌上的尖刺啐在水葫芦脸上,本来扎不了太深的,这狗崽子顶自己这一下,生生又扎进去一公分,疼得叶修是呲牙咧嘴的。
        叶修站起来扑落自己白色衬裤上的沙土,瞅着染血的鞋帮不解气,又狠狠踢了他两脚,背着手蹭蹭赶回店里,招呼着伙计出来关门。
        “荣兴,把门口那杂碎给我扔到街口那人堆里去,告诉他们管好了自己的嘴,敢让我在外面听见风声,我一个都不留!”
        撸了撸袖子一口干掉了碗里的茶,指着店门。
        “老方,把门口的幡儿拔了去,合上正门打开偏门,今晚没有别的客了,给程五爷备好热水烈酒,好好洗洗那身血腥气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小乔,你……给我再沏壶茶!”
         包荣兴开心的咧了咧嘴,一双剪杂枝的大剪子别在腰后,走起路来威风凛凛,路过时候重重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弟!好好干!”
        乔一帆揉揉肩膀,捂着脸哭笑不得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程五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,他只看着眼前陈三枪暗暗发愁。
       他连人都没杀过,竟然一下子要把人的头砍下来。这速度让程五都有点心里发毛。
       “五爷,我们老板说让您快点,时间不多了。”
       “知道了,你走吧。”
       穿深色长衫的年轻人第三次敲响了中堂的门,发现程五仍旧坐在椅子上,脸上也有点绷不住了,开口催促几句。
       程五看着桌上那锭金子还有字据,怪异的愤怒又从心底升上来,他眼眶有些火烧似的干热。程五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,不知那茶里是不是也有致人愤怒的药水。
       不能再拖了,程五想。
       他趁着这点火气还在,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,冲向陈三枪瘫倒的软榻。
       一切似乎又变得纯熟了。
       挥刀,血溅了他一脸,似是被灼热烧尽了理智,程五反手握着刀,一刀割开了陈三枪的颈动脉。
       剧烈的疼痛似乎让陈三枪恢复了神志,他捂住脖子,看着满手鲜血咬牙切齿。
       “程五!我要你死!”
       陈三枪突然怪力爆发,一下将程五掀翻在地,程五来不及躲闪,脑袋磕地板上磕的一个结结实实,眼前转金星。还没等程五爬起来,陈三枪给了他肋巴扇儿一脚,膝盖顶着他一通乱拳,拳拳到肉,程五喉口一阵腥甜,好悬没吐了血。
       前后没几分钟,陈三枪捂着脖子上的口子摇摇晃晃站了起来,嘴里骂着听不懂的方言,像是要走。程五不敢再耽搁,再耽搁下去命都没了,费劲力气爬起来,照着陈三枪后腰就是一脚,陈三枪哎哟一声,抄起刀子又冲了过来。
       程五心里这个气啊。让你犹豫,让你不忍,怎么他杀你的时候就这么能下死手呢?活该!就该长长记性!程五在心里给了自己俩嘴巴,如果能活着出去,自己爹的坟头一定收拾的干干净净的,苹果香蕉,桂顺斋的八件,一定整整齐齐的码好了。
      可老天爷终究没给他这个机会。
      陈三枪冲过来,脖子上往外冒着血,白色汗衫染着半边暗红。眼珠子暴突,口涎挂在唇边,像从地狱走上来的罗刹恶鬼。
      当那尖刀刺进他心脏的时候,程五知道,自己完了。
      程五倒在地上,胸口快速的起伏着,血呛到气管里,让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他抽搐着,万语千言化作一声长叹,死不瞑目。
      陈三枪喘着粗气,浑身力量随着血液在流失。油尽灯枯,他踉跄几步,最终跌倒在门槛前,手朝前伸着,血还在流,渗进了门口的一片石砖。


好了!新修版!
又写了很多!
昨晚临睡前码的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就发了……
今早起来一看什么玩意儿……
不过幸好今晚改完了!
谢谢你们喜欢我的人头酒馆系列!
晚安!

评论(5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