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魁星.

人头酒馆【肆】(上)

  *私设
  *ooc预警
  *很久之前写的。
  *将军韩×老板叶
  *主要讲述故事,两个人的戏份可能会有点少。
  *渣慎
  *(描述恶心慎)

     “叶修,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  寒光没入腹中,疼痛深刻而干脆。刀刃偏转绞碎肝胆再倏地拔出,叶修张张嘴,血沫自唇角蜿蜒,染红素白单衣。血顺着剑槽缓缓流淌,他捂着肚子上合不拢的破口,似乎被血液腐蚀灼伤,手心愈发地疼痛起来。

     “叶修……”

     叶修踉跄着行进几步,脚下一软摔在地上,肚子上的伤口不断涌出鲜血,他咳嗽着,弓着身子。深空盘旋着几只漆黑的乌鸦,叶修张了张刺痛的掌心,抹开了半干的血液。黑鸦粗声粗气地叫着,像鹰隼一样瞬间俯冲而下,他动动手指,没有力气遮挡身体任何一个暴露出来的部位。

     乌鸦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 尖利的带着倒钩的爪子抠住叶修被绞得稀烂的肚皮上。乌鸦浑身漆黑羽毛柔亮,一双眼睛红通通闪着光,它好奇地歪歪头,小爪子踩着血糊糊的着陆地点向前迈了几步,踩在叶修的胸膛。

     那么近,叶修几乎能看清它赤红眼珠子里的自己。

     叶修喘着粗气,剧烈的疼痛震得他头皮发麻,额头滚烫似的烧着,喉咙也在一瞬间干渴,他轻轻舔舔嘴唇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也许只是短短几秒。叶修感到胸膛一松,翅膀扇起的风微微吹动他因为出汗而粘在一起的发梢。他松了口气,慢慢抬手捂住能量散失的肚腹,茫然地看着深空中聚集着愈来愈多的乌鸦。

     盘旋,俯冲。

     乌鸦一股脑扎在他身上,白衣鲜血,鸦色羽毛飘零而下。叶修被踩的几乎喘不上气,羽毛铺天盖地地朝他压过来,他觉得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被堵住了,乌鸦的尖嘴拔开了塞子,血液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 “叶修……”

     叶修任由乌鸦蚕食自己的身体,一双眼睛睁的很大,右手紧紧地攥着。他猛然一震,感觉正有什么在啃噬自己的手指,大力地撕咬。叶修惨叫出声,右手握的更紧,他艰难地侧过头去,看着自己的右手四指在空气中胀裂,血液渗进灰白色的泥土。

     领头的乌鸦跳上了叶修的胳膊。

     它用乌溜溜的红眸去看这肉掌,观察掌心中暗沉的血液。

     它第一个啄了叶修的掌心一下。

     第二个……第三个……成千上百。

     掌心中肉被剥离的感觉十分清晰,一点一点,疼痛逼得叶修目眦欲裂,嘴大张着,嘶哑着发不出声。他像是被火烧着,眼前白光尽闪,右手掌心麻木没有知觉。

     这就是我的结局吗。

     不,当然不。

     “叶修!”

     叶修猛地睁开眼,一身冷汗,身上的长衫被脱下,只穿一层亵衣,脑门上搭着块凉凉的手巾。他茫然地看着自己的右掌,四指指根到手腕缠好了一圈白色软布,布很光滑,像是丝绸一样的质感。

     丝绸?!

     叶修撑着手肘坐起身来四处打量,帐幔被放下来,衬得四周的空间有些昏暗。虽然很难看清这里的环境,但叶修知道,这不是他的房间。

     他向后挪挪屁股,靠上了身后的大迎枕。

     端起右手来细细地瞧,血晕染开在乳白细绸,已经不疼了,但是还有点别扭。他慢慢张开手掌,又蜷了起来,有些凉飕飕的。叶修皱了皱眉,拉开帐幔让光透进来些,他借着光,看清了自己右手每个指头上深深的牙印。

     “醒了?”

     叶修呆愣了一下,傻傻地抬头看着开门那人,眼睛慢慢越瞪越大。

     “老韩……?”

     深褐色军装笔挺,两条长腿包裹在深色军靴和马裤中,武装带巴掌宽,腰身劲瘦,肩上的将星映着阳光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 墨一般的浓眉,深邃的眼。

     “嗯。”




依旧是短短的上,还有可能有中!
今晚可能来不及码啦,
或者我啥时候码完啥时候发!
短小君!敬上!
PS:老韩终于出场啦!撒花!
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!
爱你们哟(๑°3°๑)♡

   

评论(3)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