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魁星.

『韩叶』响马


*小段子
*私设
*ooc预警
*响马(村头二傻子)韩×皇帝(死活都要当将军)叶
*拖延症晚期患者
*人头酒馆无灵感薅头发中
*妓子在码中
*这是一粒糖

     叶修捧着兵书,墨眉深拧。这股乱流倭寇已打了两月有余,除了将他们赶出境内外没有任何进展。西南地区响马横行,大量食粮金银被劫,适逢大旱,稻麦干枯,颗粒无收,已饿死千余人,而且响马斩杀当地知府霸占山头,不肯开仓赈济,恼得叶修是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 他成为新帝已一月有余。刚登基时,国库已接近亏空,先帝一干妾室死的死跑的跑,只留下成堆的太子公主,最小的仅有八个月大,只能由奶娘看管。而登基不到半月,倭寇杀至城下,叶修亲自披挂上阵,砍下将领首级追敌十余里。鹰眸锐利目光独到,留下方锐包荣兴两名大将守边。他手中倒提铁伞,翻身上马逆行而去,赤色披风湮散在风中。

     从此,宫中再无皇帝坐镇,由丞相苏沐秋代理朝政,其妹苏沐橙辅佐左右。而军中,多了一位将军,名为叶秋。

     “将军,刘副将求见。”

     “让他进来。”

     帐帘一阵抖动,刘皓进来半跪到地上,双手呈上一封奏折。

     “刘副将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 叶修把奏折摔到他跟前,眼中寒意更甚。

     “想说服山上响马,必要付出大量财力物力,方能谈和。而末将最近正研究此事,若将军有此意,末将愿往!”

     “简直一派胡言!”

     跪地上那人梗着脖子一言不发,手使劲揪着将军常服下摆,留下深深的皱褶。

     “刘皓,你是不是忘了你是谁教出来的了?你想什么,你以为我不知道?”

     叶修冷笑一声,抽出佩剑垫着刘皓的下巴往上抬,不忿深刻在他脸上,眼睛带着几分怨毒。叶修倾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手腕微动,锋利的刀刃顶上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 “呸!叶秋你还好意思说出这种话?从我进入军营第一天开始,你就一直打压我,一直不给我出头的机会。我知道,你是怕我,怕我一旦出头,就会抢了你现在坐的位置。你以为这样就可以压得住我吗?现在怎样?我还是一步一步爬到现在副将的位置,而且我还会爬的更高,高到你看不见,高到可以把你一脚从这个位置上踢下来,踩着你,让你永远只能在我下 面!”

     刘皓狠啐了一口,叶修侧身闪过。剑锋偏转,刘皓的指尖动了动,从指缝射出几根淬着毒的针,刀刃勾断领口盘扣,薄薄信纸从怀中掉出。刘皓来不及捡,转身便跑,叶修不急着追,右手拇指中指环成扣状顶住唇舌吹出一声清亮长哨,高楼上的哨兵听罢放下手中弓箭,任由刘皓跑进密林,直冲响马老巢所在的漠山。

     “一帆,莫凡那小子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 叶修快步走进军师帐中,招呼一声,自顾自的拽过一边的软垫倚坐着矮桌,乔一帆给他递了杯茶,随即小跑着出去,不大一会,领着个人又小跑着回来。

     “跟我去做件大事,愿意吗?”

     刚刚乔一帆找到他的时候他还有点惊讶,现在一听说要去干大事,心下不禁有些茫然和提防。茫然是因为叶修这个人办事特立独行。只要一说是大事,那就绝对惊世骇俗,基本上也不是什么好事。而最近除了打仗还是打仗,哪来这么多人让叶修祸害?提防还是为了保命。当初叶修为了将莫凡收入麾下,几乎天天派人前去追杀,来来往往数十次,最重的一次莫凡差点一命呜呼。为了保住命和名声,莫凡摇摇头,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 “不同意也得去,走。”

     ???

     那你为什么要问我愿意不愿意啊!

     莫凡跟着叶修进了将军帐,接过叶修递来的夜行衣,望着头顶上的大太阳,叹气。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此时,漠山上,响马头子韩文清正在开会。

     已是十一月中旬,前些日子下了场雨,山上湿冷,韩文清披着大氅端坐在高而宽阔的上首,从左到右依次为,张新杰,林敬言,张佳乐,宋奇英。其中三人乃此次战斗中的主力,张新杰则担任军师一角。纵使战术大师张新杰,却也还是没能生擒叶秋,更别提他们老大想迎娶叶秋当山寨的响马夫人……
    
     “今天叶秋的副将将会上山,他手中应该有他的弱点,明天我们合理利用,争取一网打尽,生擒叶秋。”

     韩文清仰头瞧了瞧满目红灿灿的大厅,眼里布满了餍足。大厅还有喜堂什么的已经布置了半个多月了,张佳乐都不敢看外面的树,怕树上的叶子都是红的……

     “韩爷!刘皓到了!”

     穿着灰衣的小卒跑进来弓身作了个揖,韩文清大手一挥,撤掉大氅露出一身大红的喜服,举着大红花就要往胸口系。张佳乐跑过来一把抢下手里的红花,看着韩文清像是在看一个奇妙的生物。

     “拿来,提前庆祝。”

     “……”果然陷入爱情的男人都是没脑子的吗。

     “让别人看见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 韩文清拧着剑眉,还是把大氅披好了。张佳乐松了口气,捏着花球扔过了二楼的栏杆,手揣进袖子里站在韩文清身边,低眉顺目,也看不出来是个拿烟花炸人的狠角色。

     刘皓哆哆嗦嗦的被带进来,差点被门口的虎皮毯子绊个跟头。也不怪刘皓手笨脚笨,这山上实在太冷,而且营帐中都有炭火盆取暖,根本感觉不到冷,况且他只穿着常服,是单衣。

     “你到这里来,只有两个用处。”

     韩文清伸出两根手指,紧接着中指蜷起来,比划了个一。

     “第一,告诉我们叶秋的弱点。”

     他又把中指伸开,比划了个二。

     “第二,告诉皇帝,只要让我娶了叶秋,我就同意招安。”

     第一条刘皓还可以理解,对手嘛,肯定是要有弱点抓在手心里,毕竟把叶秋一网打尽,也是他所希望的。可这第二点……迎娶……?

     “行了,带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 “等等…等等!”

     “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 “叶秋的弱点……?”

     “趁夜宴,面谈。”

     韩文清披着大氅在前面威风凛凛地走,后面跟着一个小跑的张佳乐。从大厅左侧走廊穿过去就是一个大的露台,木头钉的围栏上也挂满了红绸,韩文清拿着从那帮小东洋那儿抢来的望远镜,神情专注的搜寻着什么。

     不错,露台正对着的就是叶修扎的将军帐。而今天色已晚,山上所有的火把都已点燃,可叶修军帐里的灯却是一点都没亮,来回找了几圈,也没发现谁那儿有叶修的影子。

     “叶秋不在。”

     “万一人家回都城去了呢。”

     “抓回来。”

     “……。”

     张佳乐揉了揉额角,缓解了突然袭来的头痛。

     “别看了,快去吃饭吧,说不定明天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 韩文清也不含糊,随手把望远镜揣怀里便走,依旧威风凛凛,后面的张佳乐依旧一溜小跑。

     大厅里灯火通明,到处都是红彤彤的一片,甚至筷子都漆成了红色。刘皓看着这乱七八糟的东西,有点怀疑这响马头子是不是另有其人。

     “为了生擒叶秋。”

     韩文清举起海碗,满碗的酒一饮而下,面不改色心不跳。而刘皓就不行了,一口下去便呛得咳嗽,满面通红不说,还辣的说不出话。张佳乐斜瞥了他一眼,仿佛在说:菜鸡。刘皓尴尬的笑笑,放下海碗,拿起筷子心不在焉地夹菜吃。到最后,吃得刘皓都撑了,韩文清还没提叶秋弱点的事,刘皓有点坐不住了。他轻咳两声,瞬间五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他身上,好不尴尬。

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 “叶秋的弱点,老大不想听了吗?”

     “你说,我听。”

     “报!”

     刘皓正要开口,突然从门口窜进来一灰衣小卒,像模像样的作了个揖。

     韩文清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 “你长不长眼睛?没看老大正……”

     他站起身来,正要走过去,刘皓却站起身来,正挡在他面前,韩文清额角的青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蹦跳。张佳乐在心里默默点了一根蜡。韩文清侧身让过刘皓,顺手给了他一拳。刘皓怪叫着向一边倒去,装翻了装花冒充花瓶的酒坛。

     韩文清站定到灰衣小卒面前,脱下大氅盖到瑟瑟发抖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 这也不能怪叶修,他也没想到这山上这么冷,而且这小卒的衣服就只有一层布片,比刘皓还不如。但是叶修忘了,在响马的规矩里,是没有“报”这个字的……

     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 “报!”

      抱?

      韩文清穿着大红的喜服,把叶修拥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
没想到能写这么长TT
还删了一次原稿简直绝望的原地爆炸。
现在码完就现在发了!
明天发妓子!
简直是拖延癌!
好了!
晚安!

PS:明天会有个尾声总结!

评论(2)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