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魁星.

【韩叶】响马(续篇)

*好像又是一颗糖
*小段子
*私设
*ooc预警
*响马(村头二傻子)韩×皇帝(死活都要当将军)叶
*拖延症晚期患者
*人头酒馆无灵感薅头发中

   “你那时胆子可真大,第一次有人把朕抱得那么紧。”

     叶修懒懒的站着,让自家“皇后”给穿好衣服,系上腰封,再向前微倾身体交换一个湿暖的亲吻。

     “芙蓉帐暖度春宵,从此君王不早朝。”叶修长叹一声,把尖尖的下巴垫在眼前人的肩膀上,双手环住人腰。“真不想去上朝啊——”

     韩文清乖乖地搂着穿着绣金五爪龙袍却还在撒娇的小皇帝,安慰似的顺了顺他的背。

     “去吧,等你回来吃饭。”

     叶修撇了撇嘴,扬手整了整领子和袖口。清清嗓子,一个吻告别韩文清后,大摇大摆的上了辇车。

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 三年前。

     祸乱一方的响马突然投诚,以韩文清为首的五位大将被叶秋收入麾下。过半月余,叶秋带领五千响马悍将,进军东南剿灭倭寇。叶秋将军战死沙场,随即韩文清接了大将军之位,带着倭寇将军的首级赶回京城。行踪诡秘的皇帝亲自站在城楼上迎接,龙颜大悦,让韩文清先回去休息,明日上朝封赏。

     “皇上,末将不做朝中官宦。”

     当夜,韩文清进宫,叶修正在书房审批奏折,传事太监刚要喊报被叶修抬手拦下,招招手示意所有人退下。

     “那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 “我想娶了叶秋将军。”

     叶修来了精神,放下朱笔,胳膊肘支着脸,饶有兴味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 “叶秋他已经战死了。”

     “不见尸首,就是没死。”

     韩文清单膝跪地,拱手。

     “还请皇上,把叶秋还给我。我不要荣华富贵,只求叶秋一人。”

     “若叶秋非要给你荣华富贵呢?”

     叶修站起身来,绕过桌子踱步到韩文清面前。龙袍领口盘龙扣系得严谨,胸前绣着双龙戏珠,似乎衣服是有些不合身,下摆有些短,露出一双嫩白的脚丫。

     叶修,竟是没有穿鞋子。

     韩文清眸子暗了暗,没有接他的话茬。

     “怎么又不说话了?刚才不是挺情深的吗。”

     叶修低头看着他,一双大手按在他头上,揪着他精短的发强迫他仰起头来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 “想要叶秋,就把你的心证明给朕看看。”

     “如何能证明?”
    
     “那皇上又如何能证明,叶秋还活着?”

     韩文清微仰着头,鹰眸锐利地盯着眼前的天之子,不带任何惧色。叶修愣了一下,松开了手,随即苦笑。

     “朕还是没能打败你的逻辑思维。”

     叶修退后两步,面冲着他蹲下,龙袍下摆被他折起放在膝盖上,白嫩的脚丫陷进毛绒的虎毯。

     “朕的确是不能证明叶秋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 他顿了顿,又道。

     “但是朕是皇帝,一切都是朕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 他伸出一指挑起韩文清的下巴,又勾了勾。韩文清伸手抓住他的腕子,微低头亲了亲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 “你这样,朕会当你是刺客,要袭击朕。”

     叶修抽回手指,站起身来捋好龙袍下摆,转身快走两步,在书桌前写了什么。

     玉印跟桌子接触清脆一声响,韩文清拳头攥得紧了紧,站起身来默默不语。

     “明天上朝,朕亲自给你封赏。”

     叶修转过身来自信地笑,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,眼睛眯着,手上捏着金丝卷。

     “就做朕的皇后,如何?”

     “臣接旨,谢主隆恩。”

     韩文清说着,却不拜,攥紧的拳头忽的松开,向前几大步搂住人腰,锋利眉峰微微下垂,带着眼角显出几分委屈。他低下头,将头埋在叶修颈间,像是只委屈的大狗。

     “你那时候为什么要走?”

     “皇上自有皇上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 叶修搂着他的脖子,两个人席地而坐,叶修坐在他的怀里,伸着一双小脚丫。

     “莫要再弃我而去了。”

     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 其实叶修那时何尝不想跟他在一起。他还想和他一起走遍大漠,看遍天上明亮的星子,赏各种风土人情。他还想再往北走几十里,去草原,看牛看羊,此生就是如此流浪过活也好。可是看着朝中一封比一封催得急迫的信件,叶修不得不放弃眼前人,回去镇压朝中乱党,复立皇威。快马加鞭从大漠赶回,脱下战甲披上龙袍,等过双月有余才得知韩文清众人大胜的消息,叶修虽心中有愧,却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 更何况,若是韩文清知道自己是皇帝,怕不是跑的连影子都没了。

     朝夕相处的情人是皇帝,真是想想都很刺激。

     叶修胡乱玩着自己的手指,舒舒服服倚着韩文清。

     “为何不穿鞋?”

     韩文清从头到脚一寸一寸看了个遍,爱怜地亲亲他发顶,伸手攥住了他晃荡久了有些微凉的一双稍小的脚。

     “已入夜了,朕本以为不会有人来,更何况那硬壳靴子自然没有军中软皮靴穿着舒服,穿着太累,就脱了。”

     “不冷?”

     “还好,何况你攥着朕,也就没那么冷了。”
    
     叶修抬起脸,亲亲他的下巴,再扬手压下他的脑袋,交换了一个许久未见的亲吻。

     第二日上朝,叶修将圣旨一掷而下,韩文清伸手接住,展开丝绢沉声诵读,不怒自威,满堂哗然。一旨读罢,韩文清跪地接旨,叶修唤人而起,随即宦官呈上兵符一对,一旁太监收了叶修一个眼色,接过圣旨高声大诵。

     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今韩文清将军斩杀倭寇将领首级,平定倭寇当立首功,特封为御林军总统领,赏虎符一半,钦此。”

     韩文清也不含糊,上前半步接旨便跪,三个响头磕的实在,看得叶修直咧嘴。

     这家伙,真实诚。

     “好了,诸位可都无事?既然无事。”

     “退朝。”

     叶修甩甩袖子,两只手背着绕进屏风。爽朗笑声自近向远扩散,一阵风一样飘到后花园小亭中。老远就能看到那儿坐了个人,抱着把剑。一双剑眉舒展,鹰眸如潭般深邃,鼻梁高挺,鼻尖一点小痣,两片薄唇微抿,皮肤微黑,融进了七分阳光。

     “韩将军,如此雅兴。”

     “特地在此等你。”

     “哦?可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 韩文清撂下佩剑站起身来,扑落了身上的浮尘,随即张开双臂,唇勾起,冲他笑。

     “抱。”

又拖了很久hhhh
拖延是病,得治。
现在酒馆很艰难的在码之中,会产出来的!
会有神转折……
然后会有神结局……
emmm……
总之请期待吧!
我还有超多脑洞!
请多多期待以后的粮!
谢谢你们每个人的喜欢♡

评论(5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