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魁星.

【韩叶】俗世

*短篇!
*ooc爆炸!
*叶修娘化预订,触雷不看
*正直(闷骚)韩×诱受狐仙叶
*可能是BE
*好久不见我又回来了!

-相传有一山,号漠孤。

-山中多精怪,以狐为首,占山,千百年不曾离去。

-山外几百里处卧有一小镇,人少,以狐仙为供奉,修一祠堂,高僧夜夜燃烛,诵经万卷,曾有一夜佛光大现,当即降生一婴孩。

-此婴乃佛祖腕上菩提子一颗,堕入凡尘,前半生尝尽人世间七苦,后半生破红尘,入佛途,尝老苦。终修仙得道,塑金身,佛祠每日接受百十人叩拜,功德无量。

-时过三百,其子孙有奇遇,造化无尽,弄人非常。

-此子少时情人早殁,不曾失心失志,考功名,夺状元,骑高头大马,游街市。偶一日穿山林,溪畔边遇一裸足男子,身段妖娆面容姣好。大雨,夜宿一破庙,竟入梦中,脸庞与昔日旧人有七八分相似。此后,夜常入梦。

【壹】

“店家,一壶茶。”

韩文清背着书篓,身后跟着个小厮,手里拿着串糖葫芦美滋滋的吮着上面的糖,另只手里拎着半纸袋栗子。

“奇英,少吃些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

小少年从怀中掏出油纸小心翼翼包下剩下的几颗红果,放进一旁的纸袋中。接着挽起袖子,手捏瓷柄微托壶底,淡色茶水自壶嘴倾斜而出,斟了两杯,先给韩文清推过去,自己才捧着茶杯小口啜饮着。

“客人这是要往哪里去?”

小二肩上搭着条毛巾,手里拎着来续茶的水壶,见他们周身气质不似普通人,便生了几分好事的心思。

“漠孤山。”

不打算多言,韩文清从腰间解下钱袋掏出几块铜板按在桌子上,单手提过搁在地上的书篓背在肩上,回首招呼一声,宋奇英朝小二点点头,小跑着跟在韩文清身后,微仰着头似乎在和他说着什么。

小二愣了半晌,飞快敛了桌上的茶盏放进前台搁着的水桶里,抓着桌子上的铜板跑进了后厨。

“道长,来人上山了。”

“拿着骨梁灯插在门口,然后就回来吧。”

“那山中狐怪呢?”

“急不得。”

一个人盘坐在厨房一角,身边堆着米面油柴。阴影遮住他大半张脸,看不清面貌,只露出尖俏的下巴和红润的双唇,几缕白发垂下来搭在肩上,有些怪异。

小二接过骨梁灯,撩开外帘向西走了三步,脚尖点了个位,直挺挺的杵在那儿,冒出几点蓝莹莹的鬼火。

小二肩上搭着毛巾,坐在门槛上。边上放着一盘瓜子,手里攥得满满的,悠然自得的嗑着。

韩文清沿着唯一的大路到了山脚下。

怪石嶙峋,杂草丛中还开着不知名的艳色野花。山路有些陡峭,韩文清拄着根木杖,使些力插到沙土里,旁边的宋奇英紧紧攥着他的手,脑门上的汗珠结成一串滚落下来,差点迷了他的眼睛。

“公子,你上这山到底是要做什么啊,咱们都走了好几个时辰了,还没到山顶。”

韩文清停住,把木棍搭在一旁高石上,伸手替宋奇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。路两旁是山林,林间有一凉亭,石板干燥凉爽,宋奇英横躺上去,狠狠伸了个懒腰。

“歇息半刻,再上路。”

宋奇英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掏出那半枝糖葫芦,咬着红果,酸得他眯起了眼睛。韩文清从书篓中掏出水葫芦猛灌几口,朝着宋奇英那边抛过去,接着又掏出书卷,捧在手中漫读。

宋奇英喜滋滋的吃着糖葫芦,一边提溜着小眼睛四处转看,耳边鸟雀鸣叫,树影摇摇,似有溪水潺潺萦绕耳畔。他转到身后的巨石后探头看看,一道清亮的水流冲刷过石缝,缓缓流淌。

“公子!这儿有溪水!”

“莫要打湿了衣裳。”

宋奇英把最后一个山楂叼进嘴里,快活的像只鸟,直直地绕过石头飞向溪水。

水很清,偶尔有几条小鱼随流而下,还飘过来染着淡粉的花瓣。宋奇英拈起一片,凑在鼻尖轻轻的嗅,一抹浅薄的馨香钻进鼻腔,甚是好闻。他多敛了几瓣,凑在手心里,端着朝着韩文清一路小跑过去。

“公子!你看!”

韩文清闻声抬头,宋奇英冒冒失失地跑来,差点被碎石绊个跟头,手成碗状端着,里面装着什么东西。

是桃花瓣。

“哪里来的?”

“从那山坡上冲下来的,顺着石头后面那趟溪水。”

韩文清收好书卷,重又把书篓背在背上。他拄着木杖,朝宋奇英伸出空着的左手。

“上山。”

山有奇景,怪石与野树相映成趣。褐色山雀小而尖的嘴中叼着一串野果,红艳艳的,沾上了露水。它站在石头上,歪着头看着正向山上来的两人。

韩文清连拖带拽,终于和宋奇英上到了山顶。山野间有一木屋,坐落在溪水前面,门口用木头搭了个架子,上面挂着几件轻薄的纱衣。

韩文清推开木制栅栏,敲了敲紧阖着的门。

“我们是这上山来的游客,想借碗水解腹中干渴。”

无人应答。

宋奇英拉拉他的袖子,指着屋后的溪水。

“虽然没人,可是这儿有溪水啊!”

韩文清微蹙起眉,似是有些为难。半晌,他放下书篓搭在木屋前的木架子上,向上挽起袖子,从中掏出一大一小两个水葫芦。

“你在这儿等着。”

其实它不是车


依旧不死心的我……

评论(8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