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魁星.

【韩叶】登堂入室

-猎奇惊悚
-私设ooc
-变态韩×小职员叶
-果然还是这种变态版适合我
-我没鸽!

空调外机嗡嗡的转着,搅和着夏夜浓重的暑气。

叶修叼着烟,正歪坐在椅子上安装一个微型摄像头。他伸手扶过电脑,将圆溜溜的东西卡在自己的电脑屏幕上。

没有洗澡却潮湿的地面,厨房垃圾桶内的易拉罐,还有卧室床单上的褶皱。

这让他总觉得家里有人来过。

尽管他总觉得自己是因为太忙了忘记了,但是他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在家里安装上了自己的另一双眼睛。

有时,好奇心也会成为一把利刃,这话不错。

叶修白天很忙,几乎深夜十一二点才能到家。他每天早上离开家之前都会拉开窗帘,打开窗子,顺便把电脑放到客厅墙角的桌子上。那里可以拍到这件小出租房的每一个角落。

但除了门口。

第一天晚上,叶修裹着一身热气进门,空调似乎坏了,怎么按都没有反应。

他住在顶楼,对门是一个小小的杂物间。

他钻进矮门里,咬着电棒,双手不断翻寻着尺寸不大的电风扇。

楼道里的灯有些接触不良,不断闪烁,修长的影子折叠在墙上,摇摇晃晃。

因为这一层就他一户,他将门微掩着,还在找东西。匆忙间听见身后木门开合咯吱一声,叶修正想回头,指尖却触到了一丝冰凉。

他拨开杂七杂八的水瓶、杂志和棉絮,把风扇拖了出来。

转眼似乎是忘了什么,叶修抱着风扇,顺手合上了门。门外电灯突然啪的灭了,一叠照片从还敞着的小门里滑了出来,散落在地上。

照片上的少年眉清目秀,几乎都是侧脸,有的还有些模糊,似乎是偷拍的。每张照片上都用油笔写上日期,还有一行小字。

-我会得到你的。

楼下有人咳嗽一声,重重关上了门。

……

不看后悔!

叶修依旧很晚回家,他买了点酒,庆祝自己仅有的三天休假。

他吹着口哨拎着酒水,刚站在楼梯上,就发现储物间的门开了。

一干杂物淌了一地。

叶修蹲在家门口慢慢把东西收好,再掏出钥匙开门。

他心如擂鼓,一丝惊惶爬上心脏,勒的他喘不过气。

定神开门,一切并无变化,厨房,浴室,卧室,都没有异常。

叶修喘了几口气,瘫坐在小沙发上。

也许是保洁阿姨来收拾垃圾的时候弄开的,他安慰自己。

他站在床前换衣服,纱窗一阵轻响,抬头,却发现是前几天那只小鸟。

小鸟站在窗子延出来的台子上,歪着头看着他,伸着小脑袋啄啄纱窗。

叶修失笑摇头,将换下来的衣服折好放到衣柜里。

他揉着脖子走出房间,却在踏出房门那一刻停在原地。

他的大脑像是一块幕布,小鸟在桌子上歪着头看他的样子不断回放在他的脑子里。

他猛地回头,小鸟已经不见了,风幽幽地吹进来,吹得叶修冷汗直流。

他将自己的腿从地上硬生生拔起来,迈着艰难的步子走到桌子前,瘫坐在椅子上。

他的指尖冰凉,几乎僵了,握不住鼠标。

他倒出今天的录像带不断倒着进度,约莫是晚上九点的时候,他听见视频中门响了,一个男人从屏幕角落的门里进来。

男人的脚步有些拖沓,鞋子上面沾了点灰土,沾在地板上。

那个男人似乎是一眼就看到了摄像头,他慢慢走过来,弯下腰,把脸探到镜头前,离得不远不近。

他的嘴角似乎是被绳子牵住了,向上吊起一个神经质的微笑,眼睛里充斥着一种疯狂的痴迷。

他双眼布满血丝,下巴上也满是胡渣,看着颓废但不肮脏。

绳子放松了,他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。

接着,他站起身,走遍屋子的每一个角落,开了所有的灯。他在叶修坐过的沙发上流连,亲吻他曾抱过的抱枕,在浴室嗅闻叶修身上的沐浴乳香气。最后他关掉所有的灯,走进卧室,衣柜的边角挡住了他的动作。

直到现在,那个男人还没有出来。

叶修紧紧捂着嘴,不让自己的惊叫从喉咙里钻出来。

他从椅子上站起来,这狭小的空间天旋地转,他几乎站不住了,扶着桌子几乎呕吐。

这间屋子,从头到尾都变得陌生起来。

他似乎能看见那个男人的掌纹印在每一个角落,脚印凌乱的铺在地上,还有他神经质的笑容。

叶修从厨房拿出一把水果刀,横在身前,腿软着朝着卧室走去。

卧室还是一片空荡。

叶修开了灯,一点一点朝着屋子里挪。

门后,衣柜里,甚至是衣柜上他都一点一点检查了,都没有发现任何踪迹。

他的床下是空的,很大一片空间,可以容纳一个成年男子。

他死死盯着自己的床下,手心出汗,滑腻得几乎握不住刀柄。

他深吸一口气,换了只手握刀,擦了擦手汗。

他跪趴到床上,慢慢的将头向下探。

床底漆黑,只有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发亮。

“嗬!”

叶修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,接着爬下床,却在柔软的床上不断磕绊。

来不及了。

他双脚刚落地,便被一双大手箍住脚腕,手里的刀掉在床的另一侧,不等挣扎,下一刻就被生生拖进床底。

他的胳膊重重磕在地上,肘部传来尖锐的疼痛。

他不断尖叫着,双脚踢蹬,手指抠在地板接缝处,仿佛床底是个无底洞,他想逃离煎熬。

那双手狠狠地揽住他的腰,将他揽进了怀里。

那个男人狂妄的大笑着,声音嘶哑,像是破旧的风箱。他不断亲吻着叶修的额头脸颊,虔诚而痴迷,叶修推拒着,狠狠地捶着他的背,胳膊,还有脸颊。

男人眼中光芒更甚,客厅的灯光斜照进床底,叶修再一次看到他脸上神经质的笑容,还有一双布满痴迷与爱意的双眼。

“不!”

叶修悲鸣一声,猛地从床上坐起来。

他大口喘气,软被从他身上滑落,露出颈上的点点红痕。

“怎么了?”

旁边睡着的男人坐起来,关切地将他搂在怀里,问他。

叶修瑟缩了一下,手指紧紧抠着男人的手臂,冷汗润湿了他的脊背。

“做噩梦了吗?”

男人亲吻着他的额头,抚摸着他光滑的皮肤。

“没事了,别怕。”

叶修转身猛地撞到他怀里,两人都倒在床上。阳光透过纱帘照进房间里,一旁的架子上挂了个鸟笼,胖嘟嘟的小鸟把脑袋埋在翅膀里睡着,轻轻咂着小嘴。

“老韩,你笑起来一点都不好看。”

韩文清愣了愣,随即把怀中人搂的更紧。

他望向笼中的小鸟,露出了一个神经质的微笑。

关于结局!有自己想法的可以留评论!
我没鸽!
还有!
小鸟那里你们看懂了吗!
我爱你们!
啵啵!
被封了我就发链接!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