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魁星.

【韩叶】离弦


*虐
*短篇
*情侣设定
*私设ooc

叶修套上大衣,拿起了立在门边的雨伞。雨伞上还留着上次使用过的点点水渍,他举起来看了看,揭开了固定伞形的魔术贴。

他捏着钥匙慢慢拧开门锁,走出了家门。

进秋了,下雨还是有些冷的,叶修提了提大衣的领子,打开了那把像是晕染着灰色颜料的伞。

伞上的颜色和水渍被雨水冲刷变得有些透明,他仰头看看灰蒙蒙的天,脚尖飞扬起一串水滴。

韩文清订的餐厅不太远,叶修磨磨蹭蹭的,走进了名叫“暗恋”的餐厅。

进去大门,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小小的柜台,灯光昏暗,身穿西装的服务生正微笑地看着他:“请问您是要预订还是要找人?”

“我的朋友预订了这里的餐厅,他叫韩文清。”叶修把伞收起,在门口的垫子上蹭了蹭湿漉漉的鞋底。另一个服务生接过他手里的伞,挂在了一旁的架子上。

“韩先生已经到了,在十七号桌子,一会将由我们的服务生带您进去。”服务生按了两下桌子上的电铃,脸上戴着特殊眼镜的人从黑暗中钻出来,将叶修的手放在他的肩膀。

叶修有些讶异地跟着服务生钻进一个棉质的门帘,四周的光突然消失了,眼前黑漆漆一片,叶修连他前面服务生的背都看不真切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叶修轻捏了捏服务生的肩膀,服务生带着他在黑暗中缓慢穿行,他的腿偶尔会碰到坚硬的东西。

“这是我们暗恋餐厅的特色,这里全部都是黑暗的,除非有特殊情况才会开灯,而且这里不能使用手机,因为信号完全封闭,一会要替您收走放在前台。”服务生将他拉到前面来,慢慢地将他按在椅子上坐下,“到了,希望您们用餐愉快。”

叶修局促的坐在椅子上,一双眼睛四处乱望,是怎么也没找着韩文清在哪儿。

“叶修。”

声音突然在耳边炸开,叶修吓了一跳,紧紧抓住椅子的扶手:“老韩?你吓死哥了……”

韩文清轻笑,慢慢摸过来握住他的手:“这个地方好吗?”

“好……老韩你真是太会玩了……”叶修扣住他的手,发现他掌心湿黏,开口调笑道:“怎么老韩三个月不见还跟哥紧张了?你出了好多汗。”

韩文清没回答,叶修只觉得肩膀一沉,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已经落在了自己肩上。他伸出空着的一只手上来揉了揉他的脑袋,掐了把他的脸。

“别闹。”韩文清压着嗓子抓住他的手,狠狠地放在嘴边咬了一口。叶修看着韩文清这样有些新鲜,开口道:“我们规矩又霸道的老韩竟然学起小孩子耍赖撒娇了?”

“先讨好讨好你,省的一会又张牙舞爪的来揪我脑袋。”韩文清把脑袋从叶修肩膀上抬起来,整整衣服,按了一下桌角的电铃:“服务生,点菜。”

轻快的脚步从身后传来,韩文清接过菜单,顿了一下,随即递给了一旁的叶修:“你点,爱吃什么点什么,听说他们家的菜还不错。”

叶修不疑有二,利落的翻开菜单点了些韩文清爱吃的菜,交还给了服务生。

韩文清沉默着,只是攥着他的手,又紧了一些。

“叶修,你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?”韩文清松开他的手,衣料摩擦,似乎是倚在了椅背上。他说完了没给叶修任何回话的机会,又继续道:“那天也像今天一样下着雨,你坐在路边的台阶上,抽着一支快要熄灭的烟。”

“我那个时候就想,这种人一定是社会最底层的人,我千万不要和他扯上关系。”韩文清说完就笑了,低沉嘶哑,像是也抽了一支将熄的烟,整个人笼罩在烟雾里,叶修有点看不懂他。

“老韩,你……”

“等我说完。”韩文清继续道:“等我从公司出来,看到你还坐在哪儿的时候,我就情不自禁的,特别特别想找你说句话,那时候我也那样做了,我和你说了话,尽管那是我俩不怎么友好的第一次交流。”

“我问你,'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?'你不耐烦地抓了抓湿漉漉的头发,回答我说:'关你屁事'我那时候真想撇下你不管你,可是一看见你盯着过往车辆的绝望神情,我又不能不管你。”

“我强行拽着你进了公司,给你换了干净的衣服,带你回了家,我甚至还给了你一份薪水颇高的工作。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,现在想想,大概是在自己尚未察觉的时候对你一见钟情了吧。”

“你一开始很不配合,摔碎了茶水间的杯子,撕掉了好几张合同,董事会曾经给我施压让我辞退你,可是我每一次都扛过来了。”

韩文清停顿了一下,喉结上下滚动着,喉咙干涩得他说不出一句话。半晌,他使劲咽了咽唾沫,继续说着。

“直到我错过了一单大生意,公司把我从总裁的职位上踢下来。我以为你也会把我扔下,寻找新的东家,可是你没有,你终于真的属于我,是属于韩文清个人所有物,并不是CEO的秘书。”

“我们一起用所有的存款重新开了个小公司,你每天三天两头地往外跑,拉揽生意,因为你,我们的公司一天天有起色,我们俩也一天天走到现在。”

“十年了,叶修,我们曾经走过十年的岁月。”

韩文清情绪低落,喉头哽咽,他用汗湿粘腻的手心,慢慢蹭过去,轻轻地捧起了叶修的脸。

他些微粗糙的手指抚摸过叶修的眉眼,停驻在他曾无数次亲吻过的唇瓣上,他又拂过叶修的软发,摸过他白皙的脖颈,带着无尽的眷恋与深情。

“叶修,我们分手吧。”

韩文清慢慢将手撤回去,声音恢复了一贯的冷漠和淡然。

“我爱上别人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叶修因为想要抓住他而伸出去的手僵住了,手指蜷缩,隐忍着席卷而来的悲伤和怒气。

“我爱上了别的人,他比你更好,在他身上我找了新的生命,还有消失的激情。”韩文清推开椅子,站了起来,他的声音压在叶修的头顶,让叶修喘不过气,“我会买单,你吃完了就回家吧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“韩文清!”

灯突然亮了,餐厅中只剩下寥寥几人,所有人都鸦雀无声的看着怒吼的叶修和站起身的韩文清,没有人发出一个音节。

叶修慢慢站起身来和韩文清对视,可韩文清依旧微低着头,双眼些微失去焦距,像是在凝视。半晌,他苦笑了一下。

“我就知道你会这么生气,好了好了,我骗你的,我没有爱上别的人。”韩文清毫不保留的把宠溺挂在脸上,又缓缓的拉回椅子坐下,他摸索着,像是要抓住叶修的手。

叶修主动伸出手,在炽烈的日光灯下,紧紧的攥住了他的手。

他握着韩文清的手轻轻坐下,不发出任何声响,就像他从未站起来过。

韩文清握住他的手凝视着他,他的双眼毫无焦距,可又奇异地充满了深情。

叶修的手轻轻颤抖着,他伸出另一只手,轻轻的在韩文清眼前晃了晃,韩文清毫无察觉,他摩挲着叶修的手骨,满是依赖。

韩文清的双眼看不见了。

像是被这事实狠狠地撞了一下,叶修头晕目眩,眼眶中有大颗大颗的泪水涌出来,浸透了他的衣领,溅落在韩文清的手背上。

“以前我总是要你戒烟,因为怕你身体不好,会生病,但是你那样拿烟的样子太好看,看多少次都不够看。”

韩文清握着他的手,唇角勾起,露出一个青涩的笑,他轻轻摇摇头,继续说着。

“我因为工作,要去意大利三年,我不想你等我那么久。三年里,变数太大,如果你爱上了别人,跟我说这些话,我大概会很痛苦。”

“可是你跟我说这些话,我也会很痛苦。”

“因为我走了就不一定会回来,如果我在那里娶妻生子,我没法看着你,我怕你会做傻事。”

“叶修,听话,不要哭了,我一会就要赶飞机,你在这边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他笨拙的摸向叶修的脸,叶修微微低头迎合着他的手掌,任凭那微凉的指尖轻轻揉搓眼眶。

“服务生,买单。”

半晌,韩文清松开叶修的手,慢慢伸手过去按下了桌角的电铃。

“对不起先生,我们……”服务生慌张地跑过来,叶修抬手制止了他的动作。

他扶着韩文清站起来,绕过椅子站到他的另一边将他的手搭在肩膀上。

他没有转身,注视着韩文清没有焦距的双眼,韩文清毫无察觉地捏了捏叶修的肩膀,低声道了声谢。

他轻轻转头,凝视着身边的那一团空气,他眼眶红着,眼泪团在眼睛里却没有掉下来。

“我要走了,你照顾好自己。”

他拍了拍叶修的肩膀,叶修倒着走了几步,随即狠狠地扎进他怀里。

“韩文清,我会跟你去意大利,让我照顾你好不好?”





这个梗来自喜剧总动员,张小斐和魏大勋《暗恋》
稍有改动。
因为真的很感人很喜欢这个就写了。
可惜我的语言描述不出这个场景的一万分之一。
处于用短篇复健当中。
希望大家可以喜欢♡

评论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