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魁星.

《疯骨》

雷声隆隆的,如擂鼓般震颤大地。

陈海裹着棉衣仄歪着坐在草地上,他布满裂口的手哆哆嗦嗦的,正要点上他手里最后一根纸卷烟。

狂风飞速地掠过那片早已贫瘠的荒土,碾过杂草,拍打在陈海身上 。陈海嘴里叼着烟,仰着头看着灰黄的天。

他的喉咙哽动着,像是含着一块有尖锐棱角的石头, 他咽不下去,也吐不出来。

这是他最后的日子。

他最后再看一眼这天,口中因为干渴和吞咽困难鼓动出了无数的白沫和黄涎。

结束了,这疯狂赤裸的废骨。

评论(1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