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魁星.

【韩叶】闪光百裂 07

前文☞戳首页吧链接糊了TUT

*依旧私设
*架空世界
*大概也许可能算是异能
*兽化A×万人迷O
*可能还是拖延症系列
*第一次写abo有点赤鸡
*专业知识不太达标互相共勉……
*名字跟气功师的招式没关系!就是觉得好听!

“一会把虎崽放在新杰那儿,我去顶层找一趟老冯。”叶修把虎崽抱还回安文逸怀里,低头将从楼下办理的光脑临时编码别在胸前的口袋里。

“那我顺路去一趟新杰前辈的图书馆,查一查返祖现象的根源和应对方法。”安文逸捋捋虎崽耳后的软毛,虎崽舒服的咕哝几声,垂下的尾巴扬了扬,搭在了安文逸的腕子上。叶修逗着虎崽的尾巴,点了点头。

伴着风的嗡鸣,底板唰的从管道里滑下来,随即风逐渐散尽,玻璃向两边隐去,留下了可供人进出的缺口。

风充斥着玻璃管道,吹乱了叶修微长的发丝。

“咱们B区有理发店吗?”叶修按着发顶,碎发越过眉毛和眼睫,几乎要戳进眼睛里。安文逸从口袋里要出来两个燕尾夹递给叶修,开口道:“B区大概也就百花楼下那里有一家,大部分人都是自修的手艺。”

叶修将挡眼的碎发全都撩到后面,凑成两撮分成两边加在脑袋顶上,露出两个红艳艳的,像蝴蝶结似的燕尾。他抬头照了照面前的玻璃,转头向安文逸问道:“还行?”

“嗯。”安文逸忍住笑意按下了开门键,风又倏地从管道中抽走,玻璃门复又分开,露出一条极长的走廊。

虎崽这时候从安文逸手中挣脱,空中翻了个身,轻巧的落在了地上,后腿微屈,露出满嘴稚嫩却尖利的齿牙。

“怎么回事?”叶修从背后抽出千机伞,将铜色的伞柄握在了手里。安文逸后退半步隐在叶修身后,从大衣口袋掏出极小的一本圣言和十字架。

虎崽有些焦躁,极其谨慎的在地上踱步,叶修朝身后挥了下手示意安文逸停在原地,自己矮下身子试探着向前走了几步。

“嗷!”

还没等叶修走近那条极长的甬道,他身边的虎崽咆哮一声,如箭一般窜了出去。

四面传来齿轮相互碰撞的轻响,甬道两面的墙皮突然开始剥落,露出无数大小相同的圆孔。叶修瞳孔骤缩,再伸手去捞已来不及,无数尖头铅弹从圆孔中弹射而出,击碎瓷砖地面和圆孔空隙中的墙壁。

“小手!”叶修撑开铁伞急急向后退去,安文逸闻声会意,翻开圣言低声念诵。

四面巨盾如墙一般遮挡在二人周围,子弹噼噼啪啪打在巨盾坚硬的金属壳上,留下了无数泛白的弹痕。叶修伸手收起铁伞,面色有些沉重地看着那甬道的一端。

“队长,这虎崽......”

“嘘,你听。”

远方传来缥缈而高亢的吟唱,两侧墙壁铅弹的发射应声而止,只留下满地满墙带有灼烧痕迹的弹痕,叶修将铁伞悬回背上,拨开巨盾从缝隙中走出来,挑了挑眉,笑了。

几十米外站着个人,白袍黑发,脸上平光镜尽显睿智,正是研究署生物生命双科主任,张新杰。而张新杰怀里抱著个白乎乎的毛团子,毛团子尖尖的耳朵塌着贴在圆脑袋上,莫名显得有点委屈。

“别来无恙啊张主任。”叶修一边带着安文逸慢慢走近甬道深处,一边又对着这满墙形式各异的机关叹为观止。

”叶队也是,好久不见。”张新杰左臂半托半抱着虎崽,另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它的软毛,捏着它的耳下,似是安抚。

虎崽似乎还是有些不安分,爪子狠狠扒着张新杰的小臂,露出了半分尖利的指甲。叶修从张新杰手里捞过虎崽,却被手下有些过热温度灼了一下。

“不知道叶队的虎崽是哪里来的?现在体表有不正常的高热,需要到实验室进一步检查。”张新杰微扬手朝两侧的墙壁挥了一下,脚下的甬道突然转动,仅仅是叶修他们脚下站的这一节与原来的位置脱轨,再上升,接上了另外一节甬道。

甬道的尽头立着两扇敞开的玻璃门,从甬道里面隐约可以看到无数的实验器材和药水试管等玻璃器皿。

实验室分两大部分,一边是实验物品仓库,另一边是实验活体观察室。

实验物品仓库放着诸多实验器材,其中不泛一些肖时钦发明的各种危险玩意儿。叶修放下微缩爆炸蛋,一扭头,看到了角落里放置的一副玻璃棺材。

“新杰,你这儿怎么还有个棺材啊?”叶修探头探脑地走过去,怀里的虎崽猛得挣动了一下,喉咙里滚着低吼。叶修微低头瞅了一眼怀里的虎崽,把它更向棺材那边举了举。虎崽挣扎地更加厉害,叶修退回几步,把虎崽交还给安文逸手中,顺便拿走了他的精缩圣言。

叶修翻看着圣言走了过去,两片唇越动越快,周身泛起淡色闪光,将周围半米的空间全都笼罩在内,而那棺材上似乎也有什么保护,两方气流相互抵消,形成了大概五厘米宽度的空白地带。

叶修半跪在玻璃棺材前,用手掌轻轻抹掉了那上面的一层浮尘。

那棺材里,装着一副巨大的狼尸。

那狼通体雪白,眼窝那里带着数条细小的黑色花纹,眼珠赤红,和虎崽的眼纹如出一辙。狼的一条前腿形状怪异的扭曲着,而尾巴也已经消失不见,耳朵周围的软骨残缺着,但身上却毫无血迹。

“这是我上个月在D区出任务捡回来的受伤的狼王,他的血液中有一种特殊的基因。”张新杰从实验室一角走过来,蹲在叶修身边,他伸手抚摸着那层冰凉的棺盖,眼睛里装满了浓重伤感和叹惜。

“但那种特殊的基因尚未提取完毕,他就因为伤势过重无法治愈不得不被冰冻。目前如果解冻,无法保证完全治愈。”张新杰起身,拨开墙角的一众器械找出隐藏其中的金属细杆,轻轻向下按压。

又是无数齿轮碰撞在一起的细碎响声,叶修下意识退了半步,却是发现眼前的棺材分开了个口子,露出里面坚冰一样的内壁。几乎是刚露出点缝隙,那极度渗人的冷气就从那里面钻了出来,混杂着犬科动物特有的腥气。

“前辈!”身后传来安文逸一声惊呼,随着是无数器械碰撞和摔倒的沉闷响声。叶修回身,安文逸跌倒在地,胸前衣服尽是褶皱,手背翻开了一道巨大的伤口。

虎崽不知所踪,而深处活体观察室大门敞开着,周围落了一地的玻璃碎屑和白色绒毛。

叶修沉下脸,拿出精缩圣言给疼得哆嗦的安文逸恢复伤口。而张新杰推了推眼镜,头顶的灯光太亮 ,投影隐没了他的眼神。

好久不见啦,我回来了。
还有人在吗?

评论(1)

热度(22)